賴清德蕭美琴中科院行:台版「DARPA」將啟新篇章?

Featured Image
在國防部長邱國正、國安會祕書長顧立雄等人的陪同下,3 月底參訪中科院的準正副總統賴清德、蕭美琴,向外界釋出國防事務,將是新政府「重中之重」的訊息,特別是賴清德念茲在茲的「5 大信賴產業」,其中就有包括軍工產業這一環。而展望全球,美國的軍工產業在各國中鶴立雞群,傳出賴政府將仿效美國的制度,建立台版「DARPA」,為國軍注入更多新創體系,這對未來的國防戰力將帶來什麼影響?又有一波軍工概念股要誕生了嗎?

一架美軍編號X-62 VISTA實驗性飛機,外形與台灣民眾熟悉的F-16完全相同,唯一不同之處在於,這架X-62 VISTA並非由人操控,而完全交由AI(人工智慧)駕駛,並於今年5月初,成功載著美國空軍部部長肯達爾(Frank Kendall)飛向藍天。這架飛機上印著3個Logo:USAF(美國空軍)、NASA(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)、DARPA(美國國防高等研究計畫署)。

這個台灣人陌生的名詞「DARPA」,就是傳出賴政府有意仿效的制度,為未來的國軍注入更多創新體系,以因應未來的各式新興國安挑戰。目前傳出台版「DARPA」共有三種路徑,一在國安會下設「先進國防科技小組」、二是在國防部底下設處級單位「國防科技處」、三是在國防部底下設一級單位「國防科技發展室」。至於是哪一種,等到520新政府上台後,將很快揭曉。

DARPA關注AI、低軌道衛星
想到美軍,許多人都會想到「黑科技」,甚至常常揶揄,如果外星人攻擊地球,美軍是唯一有機會打贏的人類軍隊,這樣的刻板印象,根植於美軍的創新能力。

「美國現在創新科技非常多,多得有點讓人目不暇給,其實整個美國國防部就是一個大型創新單位。」國防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員舒孝煌指出,不單只有DARPA(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),美國國防部底下設置的創新單位,還有DIU(Defense Innovation Unit,國防創新小組)、SCO(Strategic Capabilities Office,戰略能力辦公室)等等。而DARPA關注的領域,專注於AI、腦機介面等目前最尖端的科技,許多項目甚至與軍事並無太大關係。

除了用AI開戰鬥機之外,台灣股市概念股題材已經熱鬧一陣子的低軌衛星,也是現在DARPA關注的領域之一,馬斯克的「星鏈」升級成「星盾」的計畫,就與美國各類的創新策略有關。舒孝煌指出,未來「星盾」計畫若成熟,有望取代美軍的現有的Link-16、Link-22等數據鏈技術,透過低軌衛星無遠弗屆的通訊能力,「在美國本土,就可以直接指揮台海附近的美軍機艦進行作戰」。

過去DARPA的創新研究成果,其實也大幅推升了全球的科技發展,並在世界各地都造成重大影響,例如,現代人離不開的網際網路,最早就是出自DARPA之手。不過台灣若要在軍工產業上,完全仿造這套創新體系,其實也有相當的困難。

軍工產業樣態,台美大不同
美軍與DARPA的互動流程為:美國海軍、空軍、陸軍負責自己的軍備籌獲,DARPA擁有自己的獨立預算,且只負責最尖端科技的研發,只有當各軍種希望籌獲的武器系統,需要如AI等尖端技術的投入,DARPA才會介入提供幫助。

就如開頭提過的X-62 VISTA實驗性飛機,即是美國空軍發展CCA(Collaborative Combat Aircraft,協同戰鬥航空器系統)這個無人戰機計畫的成果,由美國空軍提出對產品的需求、對外招標,再由NASA負責測試,DARPA只專注在AI技術的提供,三者分工明確,呈現合作、非競爭的關係。

「美國軍工產業的樣態,跟台灣完全不一樣,主要是因為美國民間廠商的能力太強大了。」舒孝煌指出,美國軍方籌獲裝備的方式,多採官民合作,軍方詢問各家廠商的科技能力落在哪裡、對外公布招標書,再從各家業者送來的方案中,挑出前幾名授予經費、進行合作。

由於本身需求量夠大,能自成一個體系,美軍希望籌獲的軍備,完全不需要官方自己動手製造,若再加上盟國的軍備需求,這樣的軍工產業量體,是其他國家遠遠比不上的。不單只是台灣力有未逮,其他先進國家,如英國、法國、日本、韓國等等,其軍工產業也大多由一個國營、半國營公司「壟斷經營」,跟美國全由民間自己來的樣態,完全不同。

無人機,台版DARPA可思考項目
因此,台灣若要仿效美國創新作法,建立台版「DARPA」活絡軍工產業,可能要務實考量,選擇一些小的東西來著眼,也要對國內與國外尖端科技的發展狀態,有一個清晰的認識,「避免將資源投入那些太過虛幻的項目」,舒孝煌認為,無人機就是一個可以思考的項目,國軍可以將需求規格列出後,開放給民間業者競標製造,機上裝備的部分尖端科技,再由台版DARPA、DIU提供協助。

雖然台灣不能將美國的做法整套搬來照抄,但從國防層次來看,台灣仿效美軍DARPA這類的創新做法,仍有積極意義,「如果我們只跟美國買武器,那整體國防思維是不會有這種創新跟進步」,比如說現在正熱門的AI技術,如果台灣有類似DARPA的單位,就可以將視野跳脫各軍種的本位主義,進一步思考這項新興科技,對未來的國防體系可以有怎樣的貢獻。

例如,國軍面臨的兵源不足問題,或許就可以交給台版DARPA,去思考如何透過科技來減少人力的消耗。再下一步,也可以協助國軍政戰局透過AI技術,反制充斥在網路世界的假訊息,以及防不勝防的中國認知戰。

特別是賴政府的國防部長,將是非軍人出身的文人部長顧立雄,舒孝煌說,文人部長或許軍事專業的能力會不如將帥出身的武官,但也可以跳脫軍人的慣有思維,為國防體系注入更多創新思維,「重點是營造國防創新的形象,扭轉一般人對國軍保守、閉塞、不求進取的刻板印象,這非常重要」。

(本文由國防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員舒孝煌提供,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請勿轉載)

Share this content: